一川烟草

我寄人间雪满头

【忘羡】《问灵十三载,等一不归人》

有借梗。大概有刀子!
萌新差不多第一次在lof发点小文不懂规矩见谅
文笔渣设定ooc
鄙人不才多多包容多多指教「鞠躬」
---------------

[君在否?在何方?何日归?]


(一)
云深不知处,静室。
蓝忘机端然正坐,蓄满墨汁的毛笔握于修长白皙的指尖,良久,一滴浓墨似是不堪重负般地从笔尖滴落,在雪白的宣纸上洇开一朵玄青的墨迹。

那人去了也有十数载光阴了。自那之后,这静室似乎再无旁人进入过。蓝忘机抬头望向那窗玉兰。树还在,花正开,连那框木窗也未曾改变,只是风景中的人已是不在了。

时时忆起的是那人于藏书阁惹恼他后逃出窗外时恣意张扬的笑声,和墙头饮酒时眉目间那抹明俊的轻流不羁。记忆沉淀于眉间心上,被腑脏深处埋藏的刻骨思念不时搅动起来,乱了心绪。

犹记得魏婴刚去时,蓝忘机生平首度犯了蓝家家规数禁。在静室内饮至酩酊大醉,三天三夜醉梦浮生,清醒时身上已多了三十多道戒鞭痕,胸口亦多了一块与那人一模一样的伤疤。不见相思成疾,怎知刻骨铭心。这伤疤,犹如烙印般印于他心上,此生无论如何也抹不去了。

屋中放着的天子笑不知何时被那人偷喝过一坛,蓝忘机打开坛口,似是毫无知觉般一杯杯灌下去。酒很香,也很辣,大概能明白那个人为什么喜欢。
喝他喝过的酒,受他受过的伤。
问灵十三载,等一不归人。


(二)
蓝忘机近来见到蓝思追,惊觉他已长得这般高了。十八九岁的少年,骨架初成,眉目间尚余一丝青涩,虽然幼时在蓝家长大,可少年的一举一动间似乎都带着那人似是而非的一抹风流洒脱。

年华拎过指尖,红尘轻剑未曾却。

原以为十数载过去,再深刻的思念也会淡漠。却殊不知经年相思入骨,一朝心字成灰。十三年的光阴让所有泪水与痛苦饱和,执念未浅。

蓝忘机近些日子拾掇静室的陈年旧物时,竟翻出一张魏婴当年在藏书阁抄书时的一张胡乱涂鸦,画中人是他,鬓边添的那朵花依旧栩栩如生。蓝忘机放下纸,却是再不忍看。入眼闭眼故人的音声笑貌历历在目,穿越十三年的光阴,依旧清晰如昨。终至,潸然泪下。


冬雪寒骨,魏无羡天地为墓,不知冷暖?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