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昀箫

我寄人间雪满头

「愿做你腰间那朵海棠」

「2017.10.3」#解雨臣1003生日快乐#
爱他的第三年。
解雨臣这样的人啊,光是站在他身边都会幸福得冒泡泡了呢。
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混盗笔圈也不看盗笔了,但很难忘记曾经给我带来无数感动和悲伤却逃不脱一个命局的那么一群人,字里行间都在不住搜寻着与他有关的字眼,心心念念都是他。
我想,他永远不会和我说话,永远不会真真切切地站在我的身边,永远无法感受我的喜怒哀乐,永远无法同我生活在同一个次元同一个世界里,我念及他的名字千百次,他却永远不知我姓甚名谁。我为什么那么那么喜欢他呢?
我喜欢的,大概就是那个北京四合院里快乐玩耍着天真可爱犹如招贴画里走下来的小女孩一样的“小花”;那个跟着二爷学唱戏年少懵懂面目清秀的少年“解语花”;那个粉衣黑发骨架纤瘦眉眼如画的“解雨臣”;那个将沉重的荣耀一肩扛决绝不再回头的“解当家”。
总之,都是他,只有他。
恕我言语笨拙说不尽他的好,但是天下情敌这么多,何用我一人来向世人道尽他万分之一的好呢?
其实,“解雨臣我老公你们不要抢他”这种话,真的只是说说而已了啊。因为这个世界上,无论戏里戏外,不会有比我们更希望他一生平安喜乐的人了啊。
愿苍天予他从此平安喜乐,百岁无忧。愿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小九爷,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7)